不想稱這一切是「歷劫歸來」,但這樣的遭遇畢竟不太平凡。

0823晚7:00的飛機,東京直飛高雄。

上飛機前,大家各自把該買的東西打理好,掏空所有的日圓;我必須說,機場的動線設計,注定會讓你的荷包有這樣的結果。

7:20飛機順利起飛,按照慣例,在飛機的起降時我都會合掌禱告。

日本時間10:25(大約台灣時間晚上9:25),我和O開心地看著這六天來的照片,回憶許多好玩的情節。 

機長以極為平順的語調,用日文講了一段文字;就如這六天的旅行,我們聽懂的都是「不關鍵字」。

接著換空姐以中文翻譯:「根據機長的報告,

因駕駛艙發出燒焦的異味,為了安全起見,我們將於35分鐘後,迫降大阪關西機場,

造成您的驚慌與不便,感到十分抱歉~」

我和O互看了一眼,空氣凝結了兩秒;我問O:「哪泥? 迫降????」

這兩個字相當聳動。腦子裡浮現的是電影的種種情節,迫降有幾種方法。。。

機艙內的乘客開始議論紛紛,空氣越來越凝重。。空姐不斷複誦,請大家務必繫好安全帶,

彷彿我們將進行一次特技迫降。

35分鐘竟然如此漫長,長到足以讓你回想曾犯的錯,

想過去的快樂悲傷;想可能面臨的狀況,想愛卻無法開口的人,

如果能打最後一通電話,該打給誰? 

飛機的故障程度到底有多嚴重?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。

腦子並不空白,一團訊號塞爆了平時不太活動的腦細胞。

空姐再次廣播:「由於無法。。,我們將於十分鐘後降落大阪機場。。」

我搖了搖前面呼呼大睡的Wang同學,她老神在在地安慰我,沒事沒事。。

剛上飛機時,空姐拿了個枕頭問誰需要,左邊位置的那位小姐舉手我也舉手,

當空姐說這是最後一個,她還是舉手,我默默放下。

用餐時,我不得不計算,她總共喝了四瓶紅酒;空姐廣播要迫降時,她還call服務,

要求第五瓶紅酒,全機也只剩她一個人還在用餐。空姐很委婉地收走她的餐點,

並告訴她目前不方便,她悻悻然地發出了些抱怨。

最後這十分鐘,我不斷閉眼禱告,總覺得飛機並沒有朝下飛;

心臟地噗通噗通地跳,。。

這時,後面突然有位婦人斥責那位紅酒小姐:

「飛機起降,你怎麼可以打行動電話,很危險!」

紅酒小姐:「你看見我打了嗎?  我並沒有開機。」

婦人:「你有~~  空姐空姐~~ 有人打行動電話」

紅酒小姐回頭:「我沒有!!! you, shut up!!!」

婦人提高分貝用日語對著空姐喊:「攜帶電話kakede...!」

空姐遠遠的說:「飛機降落,我也不能離開座位,請不要打行動電話。」

這時,機艙內的恐懼情緒到了最高點。。

我不敢看窗外,怕十分鐘過了,還是看不見陸地。

十分鐘後,飛機非常平穩地降落。。。

空姐要大家在飛機上等待下一步的行動,十五分鐘後,決定送大家到附近的旅館住一晚,

飛機檢修完畢後,明早再起飛,也告訴大家可以打行動電話聯絡親友。

大家紛紛拿出行動電話,各式各樣的聯絡此起彼落;

高雄小港機場想必是同樣熱鬧。

為了早點上遊覽車到飯店休息,我們領了行李用百米速度往前衝,因為必須再入關一次得耽誤許多時間。

我和其他兩位姊妹早已入關,卻一直未見Wang的蹤影。。。

遊覽車一台一台開走,幾乎所有人都出關了,Wang才緩緩走出來。

原來去年從日本回台的時間( 8/23)和今年一獏一樣,海關一直翻到去年那一頁,質疑wang沒有入境紀錄,

把她帶到辦公室詢問。

 

坐上到飯店的巴士,已經午夜12:00;巴士開到一半時,有人呼喊司機:「行李箱的門沒關。。」,果然行李在行進間滾落馬路, 司機趕緊停下來一個個檢回。

到了飯店,所有的行李拿出來後,果然少了一個,O的行李失蹤了。。


司機趕緊以對講機聯絡後面一台巴士的司機撿回,十分鐘後行李終於到手。

拖著疲累的身體check in,到了房間,大大吐了一口氣。。

試圖打開行李箱,想趕快洗澡睡覺,誰知設定好的號碼竟然無法打開。。。

我的忍耐真是到了極限,what is going on?????

想想可能是行李掉落時,鎖的號碼跳掉吧,我立刻打電話給櫃臺請求協助。

wang同學,還是不急不徐,非常冷靜地,微笑著開始嘗試三個號碼的各種組合;

在試了143個號碼後,鎖應聲開了。。我們發出驚嘆~

這時經理也帶著鎖匠趕來,我們連忙道歉,並感謝他的協助。

我們討論著,這個行李箱號稱只有公司和海關能打開的鎖,

竟然這樣輕易地被王同學打開。。嘻笑著打開行李想拿換洗衣服,

誰知。。

打開行李後,我愣住了,what is this???

這竟然不是我的行李箱,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~~

我拿了和我一模一樣的行李箱? 王同學在一旁教我冷靜冷靜,我再也無法冷靜。。

我瞎了眼,我豬頭,我竟然拿到了別人的行李箱。。。

仔細一看,顏色是比我的稍微深了一點。。。oh my goodness ~~~

趕緊把箱子關上,把鎖鎖上,送到櫃臺;經理依著上面的小紙條把行李送給主人,

然後聯絡JAL在機場的工作人員。

結局是,我的行李還在關西機場,並將形單影隻地在機場過夜。

洗了個沒衣服換的澡,躺在床上時,已經2:35~

我累了。。。

ps:我必須向被我拿錯行的吳小姐致歉,她必定因我的粗心大意而找不到行李,
     在機場耽擱了許久,也經歷同樣的驚慌,非常非常抱歉!

 

創作者介紹

April's Blue 。。。

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