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.jpg

 

生理時鐘照例在Am 5:35響起,我也毫不猶豫地起床刷牙洗臉;

6:00 帶著我家小多出門散步,像是許多老人早起敲木魚之類的規律的早課。

小多今日的散步起初有些阻礙,一隻白色梗犬不斷前來探水溫,
看看是否有「做」朋友的空間;

白梗有意,我家的多顯然無情;
他的愛的騷擾,讓溫和的小多發出了稀有的憤怒的低嚎,
但我家的多是不可能「動手」幹架的,她從未傷害過任何生物。

 

   <-白梗

白梗的老先生主人滿臉歉意,花了一番功夫,

好容易才將牽繩套上,結束這段糾纏不清的「清晨之戀」。




上禮拜含苞的睡蓮,這禮拜開花了。。

小DC 就是有這種隨時上場的機動性,不需大砲和鏡皇,就能立即讓眼前的畫面停留。

 

星期六 Am7:00 飛碟唐先生照常上班,一反往常地在節目開頭放了首日本演歌;
用我殘破的日文聽起來,副歌的第一句是:「如果我死了的話。。」
這這這。。 這旋律和星期六早晨、藍天、陽光的美麗氛圍,有著詭異的反差。

看來上回他播放Tokio hotel的world behind my wall,全然是個意外。
我一度以為他是個搖滾咖~

其實,幾個月前的某天,在這個清早的政論節目聽到30 seconds to Mars的 Kings and Queens時,
我就在車上大笑,Is that you? knock..knock...

無論如何,這首歌讓Manic Monday 萎靡不振的我,瞬間像嗑了藥一般狂喜;
「就是這個光阿~~」 

這感覺,也像是在雜誌上看到某明星最近常聽的歌曲是Ynwei malmsteen 的 vengeance一樣;
有種:我了解你的明白,你必定是我族類的竊喜。

搖滾,是專屬於某些族類的暗語呀~

森林浴場裡面,做仰臥起坐用的木椅子。



    
 台灣樟樹



 這應該是牽牛花吧。



地上掉落的花,也能如此生意盎然。


今天的散步,結束在兩旁種滿楊梅的步道盡頭。。

創作者介紹

April's Blue 。。。

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